66期六合彩特码

您的位置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六合开奖>脑筋急转弯>>驻日美军基地不搬走 冲绳人会怒而独立吗?

驻日美军基地不搬走 冲绳人会怒而独立吗?

发布时间:2019/3/3 11:04:17浏览:

核心提示:袁野美军基地不搬,冲绳人会怒而独立吗? [文/观察者网专栏 袁野]近期,本就不平静的日本冲绳地区局势再度激化。 2月24日冲绳,美军基地,琉球,66期六合彩特码

66期六合彩特码

确定不再此人吗

确定取消

袁野:美军基地不搬,冲绳人会怒而独立吗?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袁野]近期,本就不平静的日本冲绳地区局势再度激化。

2月24日,冲绳县就争议已久的“边野古美军基地填海建设案”进行了公民投票,结果反对基地的票数超过七成。这一轮民意与政策的正面对决,给冲绳地区的未来走向增添了许多变数,也让“冲绳独立”的话题再度浮现出来。

(一)通过独立驱逐美军?

此次投票是冲绳历史上第二次就美军基地问题举行公投。

上一次公投发生在1996年,起因是前一年3名美军强奸了当地一名12岁女孩,激起民愤。正是此次事件导致了“普天间基地搬迁问题”:日本政府与美军商定,将位于冲绳宜野湾市的普天间美军基地移往同样位于冲绳的名护市边野古湾。但由于争议太大,过去20多年来的历任日本首相均未达成此目标。

简而言之,“普天间基地搬迁问题”就是两种声音的较量:一部分人反对美军基地在冲绳岛内挪来挪去,要么搬去日本本土或者关岛澳洲,要么干脆关门大吉;另一部分人则认为让美军彻底离开不现实,希望退而求其次,先把基地从居民区搬走,同时向东京索要更多补偿。此次公投的题目就是“作为普天间基地的代替设施——名护市边野古美军基地的填海造地工程计划,县民赞成还是反对。”

投票结果简直是一边倒。115万有效选民中超过60万人投票,投票率52%,其中“反对”票43.4万张,达72.15%;“赞成”11.5万票,18.99%;还有8.7%的选民选择“以上皆非”。

2月25日,日本冲绳县名护市,民众在驻日美军施瓦布营门口静坐抗议,阻挠施工车辆通行,反对在边野古建设新基地(东方IC)

反对票获得压倒性胜利,甚至超出了媒体选前的民调预估。更令人吃惊的是,反对票票数甚至超过了高举“反基地”大旗的冲绳县知事玉城丹尼在去年选举中所得的票数(39.7万张,冲绳史上最高票),足可见冲绳在美军基地问题上的民意趋势。

尽管此次公投的结果并没有法律约束力,但已足够成为冲绳与东京继续博弈的后盾。根据日本法律,冲绳县会将公投结果汇报给日本首相和美国驻日大使馆,目前玉城丹尼已经奔赴东京与首相安倍会谈。

不过安倍已经干净利落地“否决”了这个民意。他在公投后第一时间表态,“诚挚接受冲绳县民投票的结果,今后将会以减轻冲绳基地的负担为目标”,但紧接着就话锋一转,强硬表示,普天间基地的迁移绝不会因此推迟,“(基地迁移)是日本和美军已经超过20年的协议约定,不能再允许拖延”。

日本防卫省也出面承认反对票“比预期还要多”,但也强调,基地搬迁属于外交而非地方政策,前者是中央政府专享的宪法权力,冲绳县的民意展示得再清楚、再一边倒,东京也不听。

安倍政府的态度并不令人意外。多年来,东京基本上一直是这么蛮横而冥顽的。这也难怪冲绳方面的抗争方式随之不断升级,直至出现了“通过重获独立驱逐美军基地”的声音。

(二)走上舞台的独立派

近年来,冲绳独立运动在一定范围内兴起,并于2013年获得突破。

当年5月“琉球民族独立综合研究学会”(以下简称“学会”)在冲绳成立,这一民间组织由龙谷大学教授松岛泰胜发起,宗旨是寻求冲绳独立并建立“琉球自治联邦共和国”,“致力于以琉球独立为前提的研究、讨论和行动”,曾发表《琉球国独立宣言》。学会会员超过300人,每年举办两次全体大会,并频繁组织各类公开的研讨会。3月10日,学会就将在宜野湾市中央公民馆举行公开研讨会,主题是“大和政府武装吞并琉球王国(所谓的‘琉球处分’)140周年”。

学会的活动绝不仅仅是坐而论道。

2018年4月,学会参加了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的“原住民问题常设论坛”会议,在会上要求日本政府承认拥有固有文化的冲绳人是“原住民”,还呼吁解决驻日美军基地集中于冲绳的问题。

12月5日,一群现居冲绳的琉球王族后代则向日本京都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京都大学返还其祖先的遗骨。90年前,京都大学的前身京都帝国大学研究人员曾将这些遗骨从冲绳墓穴中拿走“做研究”。琉球王族后代表示,这导致他们一直无法祭拜祖先。

独立派的声音可能微弱,但绝对不是不存在。2015年5月冲绳地方报纸《琉球新报》的民调显示,关于冲绳独立的问题,回答“应该独立”的人占8.4%,认为“应成为日本的特别自治州”的有21.0%,同意维持现状的占66.6%。作为对比,在2011年的民调中,选择独立的人只占4.7%、特别自治州为15.3%。

冲绳民众之所以寻求独立,曾作为独立的琉球王国的历史固然是一个因素,但主要原因还是经济和安全两方面。在经济领域,冲绳县的人均收入在日本所有县中是最低的,在2018年7月公布的日本各县“幸福度排行榜”中,冲绳县也连续四年位列倒数第一,这自然催生了对日本政府的不满情绪。在安全领域,独立则同驱逐美军基地的诉求紧密相连。在其主页上,学会就写道:“至今为止,琉球变成了日本以及美国的殖民地……日本人,至今仍想以牺牲琉球来继续换取享受’日本的和平与繁荣’。如此下去,今后我们琉球民族的子孙后代不可能和平地生存,不得不忍受战争的威胁……琉球从日本独立,撤除一切军事基地,让新琉球和世界各国、各地区、各民族建立友好关系,用自己的双手建立琉球民族长久盼望的和平与希望之岛是极其必要的。”

学会的主要成员、冲绳国际大学教授友知政树也曾表示:“学会最重要的目标是面向琉球独立,把所有的军事基地从琉球的每个岛屿上撤离出去。但是,日本政府不同意撤走基地。为了把琉球打造成和平之岛,唯有确立自治权、实现琉球独立这一条路。”

至于独立的路径,按照松岛泰胜于2014年出版的《琉球独立论》,将分为“三步走”:首先,在冲绳县议会通过决议,让冲绳在联合国反殖民化特别委员会上登录为“非自治地区”;其次,登录成功后,在联合国的监控之下举行居民投票,如果公投结果赞成独立就宣布冲绳独立;最后,争取全世界50万琉球人的协助,做国际社会的工作,让各国承认冲绳的国家地位。

(三)独立声音并非主流

不应高估独立声音在冲绳社会中的影响。冲绳,因其复杂的历史(独立王国、被日本占领、沦为二战战场、被美国占领、复归日本)和敏感的地缘政治地位,其政治派别纷繁错杂,“独立”只是其中的一支,而且并非主流声音。

长期以来,美军基地是冲绳社会与日本政府微妙关系中挥之不去的一根刺,成功地扮演了维持冲绳人与“大和人”之间心理距离的重要角色。但将这种冲绳对日本政府(以及美国政府)长期存在的不信任与不满情绪解读为“反美反日”,则未免有些夸大其词了。冲绳与日本之间的确有心结,但是基本还没有上升到对日本政府乃至对日本人“仇恨”的层面,对美国的态度也大致如此。

客观地说,独立运动距离塑造冲绳民众的主体认同、进而推动针对冲绳未来的根本性选择还有相当距离。日本占领冲绳已经140年,对其政治、社会、文化等各层面的同化均相当彻底。二战后的美国统治时代,冲绳就掀起过波澜壮阔的“回归祖国日本”的“日本民族主义”运动。到了临近1972年复归日本前夕,“复归运动”所提出的口号是“向日本本土看齐”。

根据台湾学者林泉忠所做的“冲绳住民身份认同调查”(2005年-2007年),约四成受访者选择自己是“冲绳人”,二成五认同自己是“日本人”,约三成则自认“既是冲绳人,也是日本人”。冲绳人本土意识的程度并不低,但这并不意味着冲绳社会也倾向“脱离日本”而独立。

在被问及对“统独问题”的态度时,连续三年的调查结果都显示即使“可以选择”,也仅有两成的民众回答“应该独立”,而持否定态度的则超过六成。大部分的冲绳人民即使对美军基地强烈不满,仍愿意留在“日本”这个大家庭里面。即使是这两成(比《琉球新报》的民调数字高了一倍还多)持“应该独立”态度的民众,有相当一部分恐怕也只是希望能以“独立”作为筹码或武器来与日本政府讨价还价,而非执意要与日本诀别。

虽然这项调查是在十多年前进行的,但冲绳社会的基本面并无根本性变化。

《纽约时报》在报道此次冲绳公投时认为,冲绳人主要是对“他们的小岛承担着美国在日军事存在的不公平负担”表达不满。这一描述相当准确。冲绳现任知事玉城丹尼也对NHK表示:

“关于普天间机场的搬迁问题,我希望(日本)每个人都能将其作为自己的问题进行讨论,并认识到国家安全的负担应该由全体人民承担”。

几十年来,冲绳反对美军基地运动的主要诉求一直是“公平”,也就是要求日本政府“一视同仁”,不要让仅占日本国土面积0.6%的冲绳县独自负担74%的驻日美军基地。他们是想被当作一般的日本人来看待,而不是“不想当日本人”。

(四)有些人连美军基地都不反对

同样的,尽管“反对边野古美军基地”的运动声势浩大,但也不能将其简单地与“反美军基地”、“反日美同盟”、“反军事基地”甚至“反美反日”划等号。

和日本本土一样,冲绳既有连自卫队的合法性都怀疑、连日美同盟都反对的“革新派”,也有右翼保守派。由于身处地缘政治对峙的最前线,冲绳右翼的势力还不容小觑,他们不仅不反对美军基地,反而还呼吁驻冲绳美军增加活动,并强化日本自卫队对西南诸岛的防卫力度。

纵观历次反美军基地运动,包括此次的全民公投,“美军基地滚蛋”的标语虽然随处可见,但并不容易听到“日本人滚蛋!美国佬滚蛋!”的呼声。即便是去年过世的“反基地”代表性人物、前任冲绳县知事翁长雄志,也并未“绝对反对”日美同盟或是驻日美军。

他认为,应该优先致力实现和平外交,降低军事紧张与基地需求。但若中央政府坚持美日同盟与驻日美军对日本是绝对必要的,那也不应以践踏冲绳人作为同盟基础,美军基地的成本,从用地、污染到事故与犯罪风险,就应由各地共同分摊。

翁长雄志的继任者玉城丹尼是日美混血,母亲是冲绳女服务员,父亲则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在玉城出生前就离开了冲绳,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尽管如此,玉城丹尼还是对美国的民主抱有信心(《纽约时报》语),曾公开表示“我父亲的国家的民主不能拒绝其儿子所说的话”。

去年年底会见首相时,他还表示“冲绳军事基地的长期争议已经破坏了美日同盟”,美国应该“根据民主原则,真诚地与日本人民谈谈他们想要的东西”,美国的态度将决定“日美安全关系是进一步增强,还是走弱”。

就是此次全民公投,也并非一帆风顺。此前,以赞成基地派为首,冲绳各地的地方政府纷纷表态要杯葛公投,包括冲绳市、石垣市以及宜野湾市等多个县辖市在内,都相继否决公投的选务预算,甚至市长还表明该市不会配合参加公投。虽然最后这些市府相继改变态度、反对票也大获全胜,但从投票率看,还有近一半的冲绳人没有表达意见。

在未来的边野古基地所在的名护市,市长渡具知武丰就表示:“一直以来反对基地的人都是多数派,这次结果也只是再次呈现这个事实。但我想提醒的是,那些投下赞成票的人、还有没去投票的人,也都是冲绳的民意。”

在普天间基地所在的宜野湾市,市长松川正则也质疑公投效用,“我看不出它到目前为止会带来什么变化”。宜野湾市的反对票比例为66.8%,低于冲绳整体水平。

(五)结论

某种程度上说,当代的冲绳独立运动是对日本政府不公平对待的反应,反对美军基地则是其进行政治动员的利器。这一运动的前景,相当程度上也取决于基地问题的未来走向。如果日本政府放弃边野古填海建设、将普天间和嘉手纳基地返还给冲绳的话,独立的声音难免也会偃旗息鼓。当然,日本政府也基本不可能这么做。

如果说冲绳美军基地问题迟迟不能解决是受到日本主权不完整的局限,那么这一问题的不断激化就充分体现了日本政府的顽固和无能。东京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当年日美双边协议的最初目的,即减轻冲绳美军基地带给当地民众的沉重负担。搬迁普天间基地不仅没能安抚冲绳的公众舆论,反而成了一切不满情绪的焦点所在,让心思各异的反对力量找到了一个共同的口号。

东京对冲绳的歧视实实在在,无可辩驳。冲绳的基地是在美国军政府统治之下强行设置的,并未经过冲绳人同意。日本政府一直以“各地民意反对”为由,否决将基地分散至其他地点的可能性,但对冲绳人来说,为何日本各地的民意是民意,冲绳的民意就不算是民意?这种赤裸裸的差别待遇,无论党派,作为冲绳人都忍无可忍。

团结反对对冲绳的歧视,是冲绳政治的核心主张之一,也是塑造冲绳独立认同的助燃剂。虽然目前这股运动还只是星星之火,但由于美军基地问题在短期内无解,所以冲绳独立的氛围会一直存在,并对日美两国构成一种常态化的政治资源消耗,如溃疡一般折磨两国。

66期六合彩特码
前一篇:印度突然对巴基斯坦下狠手了 其结果更让人意想不到
后一篇:ofo破产?官方辟谣:债务正在诉讼或协商中
脑筋急转弯
{[csc: seo]}

合作伙伴/友情链接